墨坛文学网 > 难言深宫挽梦 > 第二十一章 蛊虫

第二十一章 蛊虫

推荐阅读:大清之祸害三千位面大抽奖杀戮异形降临卡利姆多的道士超科技狂潮我不是变种人王东吴巧儿苏陌宫亦臣

墨坛文学网 www.22mt.co,最快更新难言深宫挽梦最新章节!

    司绾闲日里摆弄着药房的草药。

    多学点知识挺好,这样才能在危难时保护自己。

    把晒干的连翘放进盒子里收好,她近来每天都会待在药房里,其实说到底就是想打探老医师凝石散的事情。

    “医师,你知道凝石散吗?”司绾瞅着医师不忙了,才开口的。这医师脾气古怪,忙的时候无论你说啥,他都不会理你一下。

    眼前的医者手里拿着手札,上面密密麻麻的古文,司绾看不懂,也就不看了。听到司绾说的凝石散,手翻书本的动作微微一顿,又接着翻起来,没有打算回答她的意思。

    有些气馁,她如今来回跑药房的时间都比她睡觉的时间多了。

    把连翘规矩的放在楼阁上的空位上,转头又继续说,“医师,你跟我说说呗,我有点好奇。”

    她不死心的问,没想到这次医师竟同她说话了。“姑娘家,问那种毒物干嘛。”冷斥道,“学好刺绣就好。”

    司绾努努嘴,可怜巴巴的模样任谁都不忍心继续凶,“医师,我就是好奇啦,不告诉就算了,还凶我。”

    “咳咳,这是同你说道理。”老医师不再去看她,又投身到看书之中。

    司绾趴在桌子上,明媚的眸子如同天上的星星,好看极了。

    眨巴眨巴的眼睛,似有清泉存在。

    “医师,你不会都不知道吧。”司绾使出了激将法,她今天就是要问出来。

    老医师啪的合上手札,不屑的哼了一句,“天下没有我不知道的毒。”

    司绾来劲了,连忙跑到老医师旁边,又是捏肩,又是倒茶的,老殷勤了。

    “医师,茶烫不烫嘴。”

    老医师翻了一个白眼,喝着她到的茶水。

    “嘿嘿嘿。医师,手法可还行?”

    “得了得了。”医师打断了她捏肩的手,指着旁边的空位,叫她坐下。

    “凝石散是一种狠毒。我当年有幸得到过一点,整日钻研也没有找出破解毒素的办法。”

    司绾觉得悲伤极了,她明知道毒不可解,却还妄想着有办法。恹恹的趴在桌子上,没有了刚才活泼的气氛。

    “不过,”老医者摸了摸下巴,寻思着。

    愁眉苦脸的样子让司绾有了希望,凑到老医师旁边,摇晃着他的胳膊,“医师,你说说嘛,我就是很想知道才问的。”

    经不住司绾的死打烂缠,叹了口气,“这凝石散虽说解不了,但是可以控制,服用草药就可以控制毒,但不是长久之计。”

    他转头望了司绾一眼,又喝了口茶,“有种蛊虫可以在体内吸收这个毒,但蛊虫难寻。”

    得到了答案,司绾就很知足了。最起码也是能治好的,有了希望才有动力去寻找蛊虫不是吗。

    “蛊虫什么样的啊。”无意的问着。

    老医师翻着他那本破旧的手札,翻了老半天,才舒展开眉毛。“诺,就是这种。”

    他粗糙的手指,指着手札上画的并不是很详细的图案,司绾一眼便记住了。蛊虫身上有八个圆点,头顶有类型菱形的纹路。

    不过,画的真丑!!!

    “谢谢医师。”

    总体说,还是很感谢他的,不然司绾到现在都不知道世间还有解决的办法。

    “哼,还不赶快把我其他的草药收进来,要下雨了。”老医师又恢复往日凶巴巴的样子。

    “遵命。”

    傍晚的天空烟雨蒙蒙,夹杂着清风吹拂在脸上,有些惬意。

    打着油纸伞,沿途观赏美景。

    如江南深巷,看不到尽头。

    她今日并没有带入薇出来,实际上只是为了让她多留意二房罢了。

    她总感觉二房有些古怪。

    “站住!”

    一声熟悉的叫喊声让司绾停下了脚步,转头望去,才发现是许久未见的二殿下。

    “哟,今天出门没看黄历,怎么得把你盼着了。”一转刚才的好心情,转动伞柄,调侃着。

    宫梓烨狭长的眸子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温柔,他刚刚在对面楼层里喝酒,一眼就看到了她,又想起那夜的温存,忍不住就出来了。

    “盼着的人出现在你面前,不应该开心吗?”

    司绾没好气的直翻白眼,“我不开心。我都快饿死了,着急回去,先走了。”

    “等等。”宫梓烨说。

    她没有迈开步子,看着眼前的男子大步的走过来,牵起她的手,往前走着。

    理应想要把手抽回来,奈何他的劲太大,司绾拗不过。

    就这么牵着,走到了酒楼里。

    他也没有打算放手,司绾只觉得老脸都熟透了。

    半个楼里面的人,都在张望着这对男女手牵着手。

    “喂,都看着呢,先把手松开好吗?”她小声嘀咕着。

    “那就别看他们。”霸气的回着她的话。

    “可是,我是女子啊。”司绾想说,这样不成体统。

    “你也承认你是女的了。”宫梓烨背对着她,嘴角的弧度越来越长。

    “你!”

    司绾不想说话了,这男人把她吃的死死的,在说话,又是被羞辱一番。

    进了包厢,司绾瞧见一人。

    那男子长发如墨散落在白衣上,只稍微用一条白带把前面的头发束在脑后,如利刀雕刻而成的立体五官散发着冰冷的气息,微厚的唇紧抿着,深邃得看不到底的眼睛则正射着刀锋,戒备地盯着司绾。

    那防备的眼神让司绾无奈的抽抽嘴角,如果他的眼神可以化成锋利的剑,司绾早就死了八百回了。

    “竹沥,这是本王的女人。”宫梓烨按着她的肩膀,让她坐下。

    刚坐下,他就冷不丁的飘来这一句,差点一口茶喷了出去。

    “喂,谁是你女人。”好看的柳叶眉拧到一块,“我不承认。”

    “竹沥,请。”他拿起一杯酒对着那名叫竹沥的男子,两人喝起了酒。

    完全把司绾当空气。

    司绾气的牙根痒痒,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藕往嘴里塞。

    用力的咀嚼着,她要把藕当成宫梓烨一口口吞下去。

    这小动作被宫梓烨尽收眼底,唇边的笑意更甚了,连看着竹沥的眼神,都变得温和。

    “你作何打算。”竹沥的声音有点嘶哑,跟他的长相一点都不相符。

    “计划不变,到时候你代替我就行。”宫梓烨淡漠的说。

    “好。”咽下口中的酒,竹沥拿起酒壶又添了一啄。

    “梓烨。”竹沥试探的叫了声。

    宫梓烨点点头,“竹沥,有事你就说。无妨。”

    “我是想说,你已经看她十几眼了。”竹沥万年老冰脸,竟然露出了笑意。

    并不是每个人笑起来都好看。竹沥就是其中之一。

    司绾嘴里嚼着的肉,吃的真香,就被他突然一句给吓着了。

    转过了头,往他那边一看,还真对上了他的眸子。

    黑曜石般的眸子此刻眼睛里全部都是她。

    心底的石头轰的一声崩塌了。

    周围静悄悄的,世界仿佛只有他们两个人,不受任何打扰。

    “咳咳咳”不适宜的咳嗽声故意打断他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大清之祸害三千位面大抽奖杀戮异形降临卡利姆多的道士超科技狂潮我不是变种人王东吴巧儿苏陌宫亦臣纵然相思入骨张大雷正在做一个梦

难言深宫挽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墨坛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沂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沂话并收藏难言深宫挽梦最新章节